小草发芽长大的短视频

他内心深处很没有安全感,这一点自从西子放暑假后就有了,两人聚少离多,爱情路上还有很多的绊脚石没有一开,谢闵慎看管西子?特别紧。西子想出来一趟,得需要家人作保。

她身边又有一个江研。

老江的电话让林轻轻知道,是她领着西子下山的。

谢家谢闵慎吩咐的人,只敢看着小姐的一举一动不敢监视少夫人们,监视了就是找死。

还有一个阴招不断的谢闵行,他总是给他找麻烦。

小舒和轻轻的身份特殊,他们是谢家的媳妇,西子又是她们的小姑子,他们的丈夫又和自己不对付,两个妹妹夹在中间肯定难办。

所以,江季吐槽归吐槽,骂人归骂人,但他从未向两个妹妹提出任何要求,让他们帮助?自己追西子,为他的爱情道路上添砖加瓦。

江季打心眼儿的疼爱这两个妹妹,又爱西子。

身边来了江研,她住在自家,已经委屈了西子。别人不知道,江季可是知道,上次江研说的话,是故意往西子身上引,自己又对不起西子。

男女朋友之间,如果对不起,委屈多了,江季真的没有安全感。

西子这么漂亮,人又好,万一哪一天被别人,更优秀的人抢走他该怎么办?

他去胡闹,让老江知道,今儿推动老江和西子的联系,让西子感受到自己对她的重视,可结果,他的姑娘并不高兴。

90后美女俏皮可人超市相遇

她到现在还不喜欢家人知道这场情。

江季抱着她,嘴上是占便宜,但他的内心呢?西子宝贝能感受到几分?

对她的爱如潮水泛滥成灾,西子能感受到只是一星片点。

“江季哥哥,我答应我嫂子的出门就两个小时。”

江季不舍得松开身上的姑娘。

“以后别去为难人家老师了,给造梯子,怎么不买个降落伞直接降落在我的窗户口呢?”

江季:“降落伞太大,百分百的暴露,我到时候就是被揍的人。”

“那制造梯子,动静儿就不大?”

“我是这样计划的。”

江季还没有说完,西子便打断,“江季哥哥的脑子有时候和别人的不一样,太奇葩。”

她双手按着江季的肩膀,借力起身,“需不需要休息一会儿?我先走了,到家后,刚好两个小时的时间,我两个哥哥也该下班了。”

江季在沙发上,怀带伤感的拍着西子刚才坐下的位置,“我得好好的怀念一下的味道,走吧。”

谢闵西察觉江季今日不一样,具体哪里不对劲,她也说不上来。

好似,很难过,有点伤心。

“不送我?”

江季起身,他的是睡袍,本来也是想诱惑小姑娘的,“看我坦胸露腹的怎么送?自己都这么熟悉了,就走吧。”

谢闵西更加坚定江季哥哥不正常。

她行至门口,弯腰换鞋的时候,突然想到今天少了什么。

她站在玄关处,朝江季勾勾手指,“江季哥哥,过来。”

“干嘛?”

“借当个柱子换鞋。”

江季走路都不稳的晃悠过去。

谢闵西在他快到跟前的时候,搂着她的脖子凑上香吻。

这个吻,是江季每次都会要的。每次她都被吻的七荤八素,今日他竟然没有再要。

“江季哥哥,我也特别特别的爱,和爱我一样的爱,别胡思乱想,我走了。”

这是小姑娘第一次主动吻他。

悦来年华的门已经开了。

谢闵西准备走,突然,她的手腕被拉回去,接着跌在一个熟悉的怀抱,她腾空而起,被江季拦腰抱着抵在后墙,再次加深这个吻。

刚才的蜻蜓点水怎么够,得来个凶猛的!

看,他姑娘只需要在这场情出走出一小步,他就很满足。

江季告诉自己:西子肯定是爱我的,不用告白也知道。

从两人相识相知相交相爱的这个里程来看,西子遇到问题第一时间不是想到她的爸爸和哥哥们,而是给他这个男朋友,那会儿还是追求者的江季打电话。

这不就是说明自己在西子的心中占据一定的地位么?

他亲吻,西子不反抗,她抱着江季回吻。

走的时候,谢闵西又需要嗪着嘴唇走,江季的吸劲儿太大,给嘴角吸红了……

江季躁动不安的心平静了。

第一次举办庆会,对于云舒来说有过之而无不足,她是第一次上手,她的想法没有被固话,有些地方做的很新颖,顾虑到很多的人,但是,她是新手,很多都是艾拉帮她看着完成的,对于庆会这个落幕,谢闵行给了妻子一千万的奖励。

在丈夫的眼中,妻子做的永远都是完美的。

这给了云舒极大的鼓励,有谢闵行的认可比任何人的都重要。

学生们的假期即将结束,谢闵西如今只有她自己一个人去买开学的必须品。

刚下山,江季的车就在底下截胡。

“王叔,别告诉我哥他们啊,拜拜。”

司机王叔眼睁睁看着小姐上了那个男人的车,小姐真傻,他也傻。

这俩人下山前肯定提前通气儿了,中途截胡,打死王叔都不信。

一对羡煞旁人的小情侣手牵手去买需要的东西,其实也不多,只是开学前谢闵西想逛逛街,买一些杂七杂八的物件。

“江季哥哥,我需不需要给江研也买一份?”

江季:“她不住校买什么?省点钱花。”

“恩……好吧。”江季哥哥知道她有这个心意就好啦。

没有对比就没有了伤害,她看着商品架上的洗发乳还有其他的生活用品,谢闵西陷入沉思,要不也申请回家住?这些东西都不需买。

很快,她就否认这个想法,她还有几个可爱的室友不忍心抛弃。

要是住家里了,她和室友们就远离了。

江季顺便拿起架子一头男士洗头膏,放在车子里。

他推着小推车,一只胳膊压着谢闵西的肩膀往前走,“去买点儿避孕套吧?备着。万一我那天饥渴难耐把扑到了。”

“滚。”

购物有江季的陪伴,谢闵西并不孤单,一个嘴臭,一个会骂。

“还有想要的么?”

谢闵西摇头,“没有了,先去结账,我去外边等。”

江季揽着谢闵西,宣告主动权。小姑娘也不弱,手环着江季的腰也宣告占有权。

当一分开,宣告占有权的小姑娘消失了,恰逢结账的地方人多,买东西的小姑娘们也不少,看着江季彼此笑意连连。

有人拿着手机挡在唇部笑,嘴角蠕动,和身后的朋友窃窃私语。

还有人不掩饰的直接看江季,那眼神恐怕当事人发现不了一样。

谢闵西则在外围看得清清楚楚,心中一半喜悦一半忧虑。

江季手结过账提着袋子外出,里边都是刚才买的东西。

都已经走到外围,还隐隐约约能听到那些人的话语。

“看到没有,人家买的都是女生用的东西,证明有女朋友了,别犯花痴。”

“那万一是给他妹妹买的呢?”

“这种人,为了给自己找借口真是什么话都说啊?见过那个哥哥出来给妹妹这么多的隐私物品的?”

谢闵西看着几个“情敌”的模样,她问自己男人,“江季哥哥,刚才身后是不是有人议论?”

“恩,他们都说没见过我这么帅的人,帅的人神共愤,天理难容,让别的男人没办法活了。还说我是来给我妹妹买东西的,西子,说怎么办?”

谢闵西微笑,前边的话自动忽略,有些时候男人臭美起来就没有女人啥事儿了。“还能咋办?又不能和妹妹亲嘴儿不是么?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