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所有剧情

林萧拿着扩音喇叭,跳到高台之上,扫了一眼正在恢复情绪,慢慢围聚过来的村民,高喊道:“王家村的兄弟姐妹们,老太爷惨死,我们绝不姑息罪犯,警察马上就到,王风、王雨,还有王玉泽会受到最严厉的制裁,请大家放心,没了这些蛀虫,王朝村会越来越好!”

刚开始村民还不太敢说话,或许是心里有些芥蒂,全都绷着脸茫然地盯着林萧,直到南宫锦走上高台,用新任家主的身份交待相关事情后,才有一些七零八落的鼓掌声响起来。

有带头鼓掌者,加入进来的村民就越来越多,氛围也愈来愈好,雷鸣般的掌声在几分钟后铺天盖地般泛滥而起。

“家主好样的!”

“支持家主!”

王风兄弟这几年没少欺压同村族人,无论矿上的分成还是利润,都越来越少,搞的大家敢怒不敢言,一直默默忍受,他们被抓,也算王朝村一大幸事。

呜哇——

警笛声传来,越来越近。

村民们赶紧让开一条通道,放警车进入广场。

王朝村隶属镇南市通井县,来的警员也是县里的同志,只不过让林萧意外的是,跟随县里同志一起来的,还有个他在镇南的熟人。

当向舞下车的时候,林萧实在有些意外。

“林萧,在哪都能碰见啊。”向舞一身黑红皮衣外加平底白球鞋,这身打扮倒是挺适合山中清凉的环境。

热裤背心过膝白袜的双马尾萝莉美少女

“怎么来了?”

“我在通井县有点公务,听到有人报案说王家村出事,我一打听就知道在,于是赶来看看,需要帮忙吗?”向舞好像一点儿都不意外,盯着林萧一个劲儿地看,完全没在意旁边紧蹙眉头的南宫锦。

“真巧!”林萧笑笑,“没什么需要帮忙的,就是抓住几个坏人,移交警方而已。”

“坏人——”向舞哑然失笑,“这个坏人可是真笼统!”

向舞走过去,开始观察周围环镜,看了眼那高耸的木塔,有些感慨地说道:“常听有人王朝村有座古时候传下来的高塔,却从未见过,今日一见果然非比寻常雄伟神秘,很好奇里面有什么。”

林萧同样不知道木塔里藏着什么,塔外有一扇已经生了绣的铁大门挡着,上了好几把锁,还被铁链拴在一起,甚至在角落里还有蜘蛛在织网,看起来好久没人进去过了。

“向探长,我们先过去!”就在这时,一群警员从向舞身边经过,打了声招呼便朝王风等人跑去。

向舞微笑着点头:“们忙!”

“探长?”林萧怔了怔,“这么快升职了?”

向舞调皮地笑笑,双手抱在胸前,略有些得意地朝林萧颌了颌首,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道:“怎么,凭我的能力不应该升职吗?”

“意外而已,前几天还是探员,一转眼就成探长了,接汪将的班吗?”林萧若有所思地问道。

向舞转身朝高塔走过去,淡淡道:“汪将犯了大罪,组织已经彻底除了他的名,所以我就顶上了,有什么好奇怪的?”

“原来如此,那要恭喜了啊,荣升一级,前途无量啊。”林萧打趣道。

一直未开口的南宫锦忽然皱了皱眉,打断两人的谈话:“林萧,村子里还有很多事,去把村委会的班子成员召集起来,吩咐他们把太姥爷的丧事尽快办,别在这闲聊了。”

“好的好的!”林萧尴尬地收回要跟着向舞往前走的脚步,干笑几声说道,然后马上转身去安排事情。

向舞的声音幽幽传回来:“嘿,原来是个妻管严啊,真没看出来。”

“我愿意!”林萧翻个白眼。

南宫锦掐着腰,朝一帮村民吼道:“们几个过来,把这边打扫一下。”

随着南宫锦一声令下,村民们开始行动,快速打扫狼藉的现场,而那些被打伤的王风手下,则被警察抓捕起来。

至于林萧这个最主要的肇事者,有独孤伟毅这位大人物作保,警方根本连问都不敢问就带队离开。

经过半日休整,王风引起的风波和隐患算是基本清除,接下来除了需要安排老太爷葬礼之外,便是南宫锦对王家村的管理,以及接收王家产业一系列事情。

南宫锦召集了王家剩余的长辈级人物,开始着手老太爷的葬礼,忙的焦头烂额。

独孤将军则先行一步去了镇南,找自己的老领导老上级南宫伏虎去叙旧。

大概独孤伟毅是在南宫伏虎病退之后,第一个去看望南宫伏虎的军中将领。

这一次,独孤伟毅是带着风险去的,南宫伏虎之所以伤退,原因很复杂,甚至与曾经龙虎战队的解散有关。

当初但凡与龙虎战队沾上关系的军中将领,大都去向不明,要

不被下放,要不就是伤退、病退,还有的甚至进了军事法庭。

在这个敏感时期,独孤伟毅选择去见南宫伏虎,就是已经下定决心,表明立场要站在林萧这一方。

对于独孤伟毅的行踪去向,引起军中大佬的震动,钟万剑第一个打来电话。

“伟毅,到镇南了?”

独孤伟毅到镇南,应该只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去见南宫伏虎。

坐在车里本来就有些心烦气燥的独孤伟毅,听到钟万剑的声音一个激灵坐起来,“消息挺灵通啊,是不是那些老家伙们都知道了?”

“废话!连舰队都不管了,直接溜回国,谁不知道?等着挨罚吧。”钟万剑没好气地指责道,“都多大岁数了,还跟林萧那小子一样胡搞,就不怕影响太大吗?”

“我怕啥?”独孤伟毅眼睛瞪的跟铜铃铛似的,对着电话吼道,“大不了回家种田,我觉得跟着那小子玩,比整天在军中受鸟气的强。”

钟万剑不说话了,作为东南军区总司令,他每天非常繁忙,监督演习,制订各种各样的行动计划,都要他亲力亲为,抽空给独孤伟毅打个电话,也没个好心情,不由气笑道:“那是的事,觉得去见南宫伏虎,又能改变什么?让他心里好受一点?然后他会很感动?两个人抱头痛哭,痛骂那些老家伙,再然后呢?”

独孤伟毅表情一滞,有些尴尬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