类似香蕉漫画的app

苏聘儿后腿一步,对着导演说:“下次有我戏了再来找我吧,今日见了有些人有些反胃想呕吐呢。”她还故意伸手压在人中处。

说起反胃和呕吐,萨梅眼神立马看向苏聘儿的肚子,上次佣人说的,她可能怀孕了,如果孩子月份小,现在不显怀也正常。

她又看了眼苏聘儿脚上的高跟鞋,嘴角勾起邪恶的笑容。

导演知晓了二人不合,她走时候瞥了眼地上的车钥匙,不懈的离开。

在场的人目送苏聘儿离开,导演也喘了一口气,他竟然不知道苏聘儿和萨梅是敌对关系。

昨天有了猫腻,今天是坐实了两人是死敌。

导演冲萨梅吼:“去捡车钥匙啊,已经因为你耽搁了半个小时了。”

萨梅咽不下这口气,她跟着跑出去,看着苏聘儿要上保姆车。

她喊到:“谭夫人是么。”

苏聘儿定住脚步,只见萨梅边走边说,“呵,我年轻,爱做梦,也想当一次谭夫人。”

走到苏聘儿面前时,萨梅的话刚好说完。

苏聘儿:“可惜,谭家族谱上,谭夫人的名字写的是:苏聘儿。”

温柔恬静少女那一低头最美

“没关系,可以加。”

“那就只有妾了。”

萨梅双目望着苏聘儿含笑,“妾,会成主的。”

苏聘儿:“在我这里,妾活不过一集。”

说完她就要上保姆车,萨梅开口,“我……”

“啪”的一声响起。

跟出来的人恰好看到萨梅被苏聘儿打了一巴掌的场景。

看戏的人都怔在原地,今日算是看到娱乐圈大型厮杀了吧。

一向温柔恬淡的聘儿姐竟然发飙上手打人了!

苏聘儿打完后,转身上车,手大力的关上车门,对司机说:“去浩翔地产。”

“好的聘儿姐。”

车子从萨梅面前驶过,她恨得咬牙。

她在苏聘儿这里,丢了三次面子,三次,她一定要讨回来。

转身回片场时,发现了站在那里围观的剧组人员,苏聘儿对她的侮辱让她丢尽了颜面,萨梅不会就此结束的。

到了浩翔地产,苏聘儿让司机离开了,他直接进入上楼。

“咦,夫人来啦。”

苏聘儿笑着点头,进入丈夫的专梯直达丈夫办公室那层。

出了电梯门,王经理问:“夫人,来查岗啊?”

苏聘儿笑着问:“我家谭岳在里边么?”

“当然在啊,你不敲门进去给他一个惊喜。”

苏聘儿迈着步子笑着朝董事长办公室去。

她敲门,谭岳道:“进”

苏聘儿头门而入,谭岳看电脑时候忽然看到了妻子的样子,“聘儿,不是说我中午去接你的么,怎么这点儿来的。工作完成了?”

“没有。”苏聘儿坐在谭岳桌前的凳子上,“剧组有个人引起我的不适,我就先回来了。”

谭岳将他的水杯推给妻子,“刚接的,就着我的杯子喝吧。”

苏聘儿双手捧着杯子,她看着还在办公的丈夫,“谭岳,我是不是老了?”

谭岳手顿住,“我告诉你,你可别想去整容的事。你不老,你带着倾城出去,人家可都说你是她姐不是她妈。”

苏聘儿手捧着脸说:“可我好像真的老了,你的头发也有白丝了。”

“我这个年纪有很正常,但是你可不老,出门你说你不到三十都有人信。”

苏聘儿:“骗人。”

“真的,反正我信。”

苏聘儿感叹说:“年纪在那里放着啊,三十再也回不去了。”

谭岳说:“如果你再怀孕顶着你这张脸出门说你是头胎别人都信。”

苏聘儿面羞涩的起身,对着丈夫的胳膊打了一下,“说什么呢,都四十了还敢怀啊。”

“我就是嘴巴说说,你就是想怀我也不敢让你再生了。”

苏聘儿重新坐下,她捧着丈夫的杯子喝了一口水,“谭岳,我今天去剧组见了个女生,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,也不知道是我三观出问题了还是这个世界变了。不以小三为耻,还想当妾最后当主。”

谭岳放下工作专心和妻子聊天。“娱乐圈,这种人还少见么,你们那个年代的干净艺人现在不多了。”

苏聘儿:“但是江左影视至今是一股清流,不要有特殊靠山的艺人,不收有黑料的艺人,谁道德败坏,一经核实,江左影视不包庇官网直接承认艺人品行不端,还面封杀。我觉得这个公司十几年都能做到这一点,不容易。”

谭岳:“云舒就是个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,江左影视这么多年能做到至今。除了她背后有云谢两家,还有她自身的魄力。说过的话,绝不收回。

卑鄙小人在她眼中,不教训,就是纵容。所以,江左影视才能一直这样。

但是寒惑影视不行,背后的资本太复杂。我们参股最多,但是底下还有五名大股东,哪个股东身子干净?领导班子身子都坐不到正,还怎么去要求公司和江左影视一样干净。”

苏聘儿胳膊压在丈夫的桌子上,她认真的看着丈夫问:“那……你身子干净么?”

谭岳噗嗤一下子笑了,他:“我觉得你在羞辱你自己。”

“啊?”

允许学渣的脑子暂时转不过来弯儿。

谭岳道:“我家里有美珠娇妻,外边的女人我还能看在眼中么?”

苏聘儿心安的笑了,“那人家年轻貌美的,比我好看啊。”

“年轻不是资本,貌美也不是谈资。这都是虚无的东西,十年后,二十年后,让她们去比,去炫耀啊。”

苏聘儿问:“谭岳,那你会被什么样的女人吸引?”

谭董想也不想脱口而出,“学渣级别的女人。”

苏聘儿:这话扎心!

夫妻俩聊了好一会儿,谭岳要工作了,苏聘儿说:“我在这里影响你么?”

“影响。”

“啊~”

谭岳又说:“你去找小妈吧,晚上你再‘影响’我。”

苏聘儿拿着丈夫桌子上的文件朝他身上打去,“你现在都变得油嘴滑舌了,老不正经,和你年轻时候都不一样了。”

谭岳笑着将他桌子重新收拾好。

苏聘儿走了,桌子上的水没喝完。

谭岳拿起直接喝了。

Tagged